您的位置 : 小莲子阅读 > ag8手机版登录|HOME > 重生 > 回到秦朝当医仙

更新时间:2019-10-02 09:06:34

回到秦朝当医仙

回到秦朝当医仙 请叫我杨过 着

ag环亚娱乐网址|HOME 李药郑婷儿 游戏贵族言情古言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回到秦朝当医仙》由请叫我杨过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,主角李药郑婷儿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李药,原本是乃仙界的四大仙帝之一,与刀、剑、邪三大仙帝齐名,尊为“药帝”。却不曾想,因为渡九天玄劫之时,意外陨落,重生于两千多年前的秦朝,手执炼药鼎,化名房君,入官场,斗奸臣,终成一代仙医。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就这样,李药跟着一群衙役,被带到了县衙门口,整个县衙早就被各路吃瓜群众围得水泄不通。

县太爷“刘德”,穿着官服,正端坐在高堂之上。

左右两边,各站着四名青衣衙役,大厅中间的担架上,担架上盖着白布,显然里面是一具尸体。

一名身穿囚服的妇女,正跪在地上痛哭不止,妇女的手上脚上,都带着镣铐。

秦朝的法律颇为完善,就连见义勇为,见死不救等情况都会出现《秦律》之中,甚至还有未成年人保护法。

秦朝时最出名的就是连坐制,这所谓的连坐制,就是说,你具有合法公民身份之后,会被编入到一个小小的队伍之中,你的乡邻亲戚,三大姑八大姨,都跟你绑在一起。

这就好比,有一天,你正在家里吃饭,一群衙役突然冲了进来把你抓走,原因是你的邻居或者邻居的邻居杀了人。

虽然这种律法在现代来说,似乎有些不近人情,但是在古代,因为山高路远,通讯不便,也时常能起到邻里之间互相监督的作用。

不过秦朝的刑法,虽然很重,但是却十分公正,和现代的法律几乎大相庭径,相差无几,这一点是非常难得的。

所以在秦朝审案之时,通常一个鸡毛蒜皮的小案子,常常会牵扯出一大群吃瓜群众。

尤其是像杀人这种重罪,在秦朝是会被判死刑的,所以通常开堂审案的时候,家家户户,邻里邻居都会被带到大堂之上。

李药跟着几名衙役,好不容易才来到大堂。

“回禀太爷,药贩子房君已经带到。”为首的衙役恭敬的行了一个礼。

“嗯......下去吧。”高县令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子,虚眯着眼说道。

接着,又把目光落在李药身上,淡淡的扫了一眼。

“你可就是房君?”高县令悠悠的问道。

李药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于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,回道:“小人房君,见过县太爷。”

“嗯......起来回话吧。”高县令挥挥手。

世人常说,秦始皇“焚书坑儒”,所以很多人都误以为,在秦朝,儒生的地位很低,其实恰恰相反。

焚书一说,固然不假,可是坑儒就大错特错了。

清代着名大家梁玉绳就曾说过“余常谓世以‘焚书坑儒’为始皇罪,实不尽然,其所坑者,大抵方伎之流,与诸生一时议论不合者耳。”

这句话就是说,其实秦始皇焚书坑儒,所坑杀的人,并非是专指儒人书生,而是当时的炼药方士,和一些与他政见不合的人。

当然,李药所处的这个时期里,还并没发生焚书坑儒的事件。

历史中,不论哪朝哪代,读书人的地位都并不低,毕竟这些人都是将来的朝廷栋梁。

房君虽然是个药罐子,但他本身乃是一个儒生,高县令自对他,自然也就高看了几分。

“房君,我问你,你可识得此妇人?”高县令指了指跪在地上的妇女。

李药看了看着跪在一旁的女人,之前因为距离的远,他只看到了这女子的背影,却不曾看过正脸。

这时离得近了,才看的仔细,这女子大约十七八岁,肌肤赛雪,五官精致,瑶鼻樱唇,甚是好看,只是因为身穿囚服,蓬头垢面,看上去十分憔悴。

听到高县令称她为妇人,李药原本还以为是个老大妈什么的,谁知道竟然是个如此年轻的小姑娘?

“丫丫个呸的,这叫妇人?”

李药不由得想起二十一世纪里,那些一把年纪还把自己称“宝宝”的姑娘。

“哎......真是时代不同了啊…”

不过感叹归感叹,看到这女子的一瞬间,他便想了起来,前两日,这女子确实来他这里买过老鼠药。

“回太爷,这位......夫人前些日子,曾来过小人这里,买过些灭鼠药。”李药拱了拱手回道。

“嗯......那就错不了。”高县令点点头。

“庄氏妇人,如今人证物证据在,你毒杀亲夫,罪不可赦,本官宣判,三日之后,压赴刑场,处斩首之刑!”高县令一拍惊堂木,厉声喝道。

“不,大人,民妇冤枉啊,民妇确实曾经买过灭鼠药,可民妇没有毒害我家相公啊。”

这庄氏女子跪在地上,梨花带雨的哭诉道。

“哼!还敢狡辩,如今人证物证据在,你相公确实是中鼠药而死,若不是你下毒,难不成他还是自己服毒而死的吗?”

高县令瞪大牛铃一般的眼珠子,气势汹汹的说道。

“县老爷明查,我夫君向来体弱,那日我回到家中,我夫君已经口吐白沫,不省人事,我也不知他为什么会这样?”

庄氏泪眼婆娑,美目通红,焦急的辩解道。

“好,本县令就让你死的心服口服,令史官何在?”高县令一声令下。

这时,就看后堂之中,一名身穿布衣的老头儿走了出来。

令史,也就是秦时的仵作,秦朝律法规定,所有死因不明的案件,都必须进行尸检,并且有令史提交“爰书”。

“小人见过太爷。”老头儿走上前,跪在地上,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。

令史在秦时的地位并不高,因为检查尸体是件很辛苦的事,在加上古代的封建思想严重。

因此一般在检验尸体的时候,都是由贱民或奴隶检查尸体,再向官员报告情况。

“何令史,庄氏说她有冤,那你便说说吧。”高县令挥挥手说道。

“小人遵命。”

说着,就看何令史弯着腰,走到那具尸体跟前,单手一掀,里面就露出一具男性的尸体。

这男尸死去不过三日,但脸上已经开始出现了尸斑,嘴边还带着白沫,双唇发紫,表情极为狰狞。

“回禀太爷,根据小的检测,这庄家男人口吐白沫,双唇发紫,却是中鼠毒而死。”

“”而且最主要的是,小人在他的脸颊之上,发现了类似于手指的印痕。”

“根据小人推断,应当是行凶者,强行钳住他的下颌,再把毒药灌进了死者的口中。”

“小人检查过死者身上的衣物,并且在其中,发现了几根女性的头发,对比之后,应当是庄氏所属。”

“相信应当是死者在临死前,和凶手纠缠时留下。”

“根据小人打听所知,庄男体弱多病,常年卧病在床,而这庄氏,因生的貌美,更是个水性扬花之人,经常跟陌生男子暧昧不清。”

“若小人所料不差,定是这庄氏妇人在外偷情,被自己男人撞破,方才故意投毒,谋杀亲夫!”

何令史微微一笑,一句句侃侃而谈,眼神之中,颇有些志得意满的神色。

这些话,前半段乃是他尸检所得,而这后半段,就纯属自己都意yin了。

这何令史今天五十有余,做了一辈子的令史官,但因为出身卑微,一直得不到提升。

他常常把自己比作“蛟龙失水,孤雁失去”,只恨自己生不逢时,空有一身高强的验尸本领,而无处发挥。

尤其是如今年纪大了,办起案来,更是喜欢凭空臆测,胡说八道,用现代话说,沃尼玛,典型就是个戏精啊?

可是,众人对验尸查案之事,一窍不通,又见他口若悬河,经验老道,不由得心悦诚服,有些好事的民众甚至已经拍手叫好?

“冤枉啊,大人,民妇真的从未做过此事,大人明鉴啊。”

听到何令史这说,庄氏顿时吓得魂不附体,无奈她一个女人家,也不善言辞,只懂得不停磕头,对着高县令大喊冤枉。

高县令主要负责政务,这验尸的门道所知甚少,心中已有了判断,也不愿再听庄氏无用的哭喊,当下大笔一挥,刚准备落笔定案。

就在这时,大堂之上,却忽然传来一阵嗤笑声。

“放屁!放屁!一派胡言,纯属放屁!”

小说《回到秦朝当医仙》 第八章 放屁!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游戏小说
  2. 贵族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古言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